<var id="xf9rn"></var>
<var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var>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cite>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span></cite>
<var id="xf9rn"></var><var id="xf9rn"></var>
<menuitem id="xf9rn"></menuitem>
<var id="xf9rn"><strike id="xf9rn"><listing id="xf9rn"></listing></strike></var>
<del id="xf9rn"><span id="xf9rn"></span></del>
<cite id="xf9rn"><ins id="xf9rn"><video id="xf9rn"></video></ins></cite>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menuitem id="xf9rn"></menuitem></span></cite>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會展業人力資源將形成新的動態平衡

進入二季度,我國服務業景氣度呈現快速恢復態勢,業內對未來經濟恢復和疫情防控信心度進一步提升。會展業也逐漸全面恢復平穩運行,主辦方、場館方和服務商等紛紛進入“忙碌”狀態,會展業內一改往日“迷茫”景象,而是互相“求推薦”專業人員,以加快復展后的能動效率。于是,會展企業“缺人”成為當下迫切的共性難題。

據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2021 年,“五一”假期全國國內旅游出游2.3億人次,按可比口徑比 2019 年同期增長 3.2%;實現國內旅游收入1132.3億元,按可比口徑較2019 年同期減少23%。從數據來看,雖然旅游人氣旺盛,但人們消費能力和消費意愿并沒有明顯提高,說明疫情導致的收入增長不確定性負面影響仍在持續。

由旅游數據推及會展業。疫情之下,服務業成為受沖擊最嚴重的行業,會展業更是嚴重。疫情發生后,部分大型企業由于人力成本壓力太大,不得不減薪裁員;不少中小型會展企業沒有扛住疫情壓力而消失,會展業從業人員不得不為生存而轉行。更為嚴重的是,長期以來,會展行業人力資源儲備不足已是一大軟肋,疫情發生后,會展業被迫按下“暫停鍵”,導致會展從業人員不可逆轉地流失,更加重了人力資源儲備不足的難題,進而出現會展市場主體大面積“缺人”困境。

5月7日,首屆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在??陂_幕,新華社刊發新聞稱“消博會與廣交會、服貿會和進博會一道,形成了中國主動與世界分享發展機遇的國家級‘會展矩陣’”。

值得關注的是,“會展矩陣”舉辦地增加了二線城市的身影。自十九大報告提出“以城市群為主體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以來,就業人員從一線城市流向二三線城市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筆者分析發現,未來五年,隨著二三線會展業發展成熟和人才政策的優勢,就業機會將大幅增加,會展從業人員這一流動趨勢也將顯現出來。

根據會展經濟研究會《中國展覽數據統計報告》,“十四五”期間,新投入使用的會展場館面積將達到現有存量的40%。會展場館未來就業人員的需求量可見一斑。今年3月1日起實施的《廈門經濟特區會展業促進條例》明確提出:鼓勵舉辦單位、場館單位和會展服務單位從國內外引進高層次、緊缺會展人才,所產生的中介費、住房補貼、安家費等費用,按照規定在成本費用中列支,更是吹響了會展人才爭奪戰的號角。

不可否認,此次疫情加快了會展行業重新洗牌的進程,并加快了行業格局、市場主體和從業人員各環節的優勝劣汰。

值得欣慰的是,在會展就業人員流失、流轉的同時,隨著新資本、新業態、新模式的變革,會展業吸納了大批跨界人才。筆者相信,會展業將煥發新的生機和活力,從業人員在流入和流出過程中將達到新的動態平衡,實現會展行業人力資源的更新迭代,最終形成更加符合雙循環發展格局的人力資源體系。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怎么分辨例假推迟和怀孕_稚嫩学生无码视频_往女同桌屁股眼里注水作文_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_总裁爹地超凶猛_国产亚洲欧洲日韩在线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