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f9rn"></var>
<var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var>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cite>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span></cite>
<var id="xf9rn"></var><var id="xf9rn"></var>
<menuitem id="xf9rn"></menuitem>
<var id="xf9rn"><strike id="xf9rn"><listing id="xf9rn"></listing></strike></var>
<del id="xf9rn"><span id="xf9rn"></span></del>
<cite id="xf9rn"><ins id="xf9rn"><video id="xf9rn"></video></ins></cite>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menuitem id="xf9rn"></menuitem></span></cite>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中國服務外包持續增長

商務部公布的我國服務外包發展情況顯示,今年1-4月,我國企業承接服務外包合同額5424億元,執行額3359億元,分別同比增長44.9%和35.6%。

“服務外包在我國服務貿易中的占比雖然不是很高,但增長勢頭十分強勁。”近日,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劉英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服務外包行業的加速發展,對我國服務貿易結構優化起到積極作用。

劉英認為,與今年第一季度相比,4月份我國服務外包增長速度雖然有所放緩,這主要是受到一季度上年基數低的因素影響。但規模持續擴大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我國服務貿易持續增長的趨勢在短期內更不會改變。

根據商務部的數據,從結構看, 1-4月,我國企業承接離岸信息技術外包、業務流程外包、知識流程外包執行額分別為913億元、364億元和66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6.4%、22.2%和16.8%。

從市場看, 1-4月,我國企業承接美國、中國香港、歐盟離岸外包執行額分別為433億元、387億元和246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6.0%、37.5%和23.8%。我國承接“一帶一路”國家離岸外包合同額616億元,執行額343億元,分別同比增長97.8%和35.6%。

劉英告訴記者,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快了我國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的向前發展。以數字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令高端制造業服務化和服務外包化的趨勢不斷加強,數字化、標準化、智能化不斷融合發展,服務外包的規模加速提升。在此背景下,我國產業結構的持續升級,讓服務外包行業的發展潛力不斷釋放,形成了該行業拓展轉型的新動力。生產型服務外包的迅速發展,特別是知識型外包鞏固我國知識密集型產業的比較優勢,成為我國制造業向全球產業鏈高端躍升的重要體現。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企業在數字技術、數字貿易、數字平臺發展等方面的優勢得以凸顯。中國企業在知識密集型產業方面具備的人才和技術等條件,為服務外包行業的持續發展奠定了基礎。”劉英介紹,去年以來,我國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的122項相關舉措在20多個省市先后落地,有效推動了國內服務貿易行業向前發展。包括《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在內的我國高水平對外開放協議的達成,以及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明確,為我國服務貿易發展帶來新機遇。

“全球知識密集型產業正在呈現向服務業轉型的趨勢。從公布的數據來看,我國在金融保險、信息技術等方面的服務外包領域具備優勢。當前,我國服務業擴大開放不斷加深,隨著RCEP未來落地生效,中國對RCEP成員國的服務外包行業發展也有望提速。”劉英說。

此外,在劉英看來,北美、歐洲作為服務外包的重要發包方,備受好評的中歐班列也有望為中國服務外包行業帶來新的紅利。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中歐班列累計開行已達3.8萬列,通達歐洲22個國家的151個城市,物流配送網絡覆蓋歐洲全境。“通過貨物貿易聚產業的方式,中歐班列讓沿線國家的經濟聯系更加緊密,也將帶動相關地區倉儲物流等服務行業的發展。未來,這些地區的服務外包需求也有望得到進一步釋放。”劉英說。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怎么分辨例假推迟和怀孕_稚嫩学生无码视频_往女同桌屁股眼里注水作文_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_总裁爹地超凶猛_国产亚洲欧洲日韩在线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