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f9rn"></var>
<var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var>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cite>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span></cite>
<var id="xf9rn"></var><var id="xf9rn"></var>
<menuitem id="xf9rn"></menuitem>
<var id="xf9rn"><strike id="xf9rn"><listing id="xf9rn"></listing></strike></var>
<del id="xf9rn"><span id="xf9rn"></span></del>
<cite id="xf9rn"><ins id="xf9rn"><video id="xf9rn"></video></ins></cite>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menuitem id="xf9rn"></menuitem></span></cite>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多舉措推動金融機構提高服務質效

“去年以來,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金融機構積極履行社會職責,充分體現了責任擔當。”亞洲金融合作協會秘書長陳克文日前在2021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表示,在政策推動和相關部門的引導之下,金融機構更精準地把握資金流向,不斷改善信用環境,普遍推進龍頭企業+農戶等模式,提高金融服務的廣泛性、包容性,也在助力企業的跨境業務活動上多下功夫。

據陳克文介紹,在產品與服務創新方面,金融機構著重解決實體產業融資中的痛點、難點,對于融資需求迫切但缺乏抵押資產的初創型科技型企業,以知識產權質押以及證券化的方式提供融資。例如,中國建設銀行的技術流評價體系、興業證券圓通專利許可資產支持專項計劃,都積極運用了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賦能貿易結算、國際貿易保險等業務。在直接融資方面,金融機構積極參與科創板,快速推動一批科技創新前沿企業成功上市,同時帶動科創板系列基金發展,更有力地支持了新興產業的創新發展。

“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正在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這對金融發展和合作提供了更多的空間和機遇,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陳克文總結了要實現產業金融創新與高質量發展,需要特別關注的幾大問題:

首先,目前中國以及亞洲的很多地區金融體系仍以間接融資為主,傳統信貸類業務居多。這種狀況雖然適應了特定歷史階段的產業結構特征和經濟發展需要,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但從長遠來看,特別是從依靠創新驅動的高質量發展理念來看,權益類金融產品的類別和形式有待進一步豐富,風險投資市場的深度仍不夠;其次,很多很好的業務模式、金融基礎設施的搭建,雖然在邏輯上具備自恰性,在國際上也已經具備了較為成熟的運作經驗,但受制于各國市場環境、參與者接受程度的差異等因素,在推廣上仍需要時間;再次,在數據共享平臺、知識服務平臺等基礎設施方面仍然存在著信息不對稱、標準不統一的現象,急需進一步完善;最后,金融機構提供支持的前提是基于對企業信用資質的認可,我國在這方面仍有待進一步改善。

對于上述存在的問題,陳克文認為需要從以下四個方面入手解決:

一是利用金融技術助力金融創新,滿足多元化融資需求。從主流趨勢看,產業金融越來越多地傾向于利用多個細分市場和多個工具為不同類型、階段、國家和地區的產業發展提供差異化、精準化的服務。為適應這一要求,我國需積極推廣國際先進做法,引領金融機構抓住全球科技創新的浪潮,促進銀行貸款、股權、債券等通過多元融資方式開展合作,提高金融服務產業發展的整體性、協同性、有效性。

二是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提高金融運行的效率。相關方應合作建立市場監管、政府獎補、稅收社保乃至水電煤氣等公共信用信息和金融信息的互通共享機制,推動建立知識產權交易、管理和處置平臺,提高知識產權交易的活躍度和變現可行性,加強對應收賬款電子化憑證平臺的統一管理,制定相關行業標準,規范行業發展。

三是注重商業的可持續性,利用政策來保駕護航。很多具有社會效益的金融業務在推行初期容易面臨投入收益不匹配、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制約著相關業務的開展,有關部門需給予必要的支持,通過政策杠桿效益提高產品的生命力,加大市場參與者的教育力度,消除金融與實體產業之間語言、標準、文化等方面的障礙,支持金融機構運用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降低信息不對稱性,提高金融服務的質效。

四是加強信用體系建設,完善社會信用環境。要解決信用分層等突出問題,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應強化實體企業信息披露的質量要求,提高企業造假成本,加大對惡意逃廢債的打擊力度,同時提高外部信用評級區分度,擠出評級的虛高水分,整合各方的數據資源,完善數據信息平臺建設和社會征信體系。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怎么分辨例假推迟和怀孕_稚嫩学生无码视频_往女同桌屁股眼里注水作文_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_总裁爹地超凶猛_国产亚洲欧洲日韩在线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