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f9rn"></var>
<var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var>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video id="xf9rn"><thead id="xf9rn"></thead></video></cite>
<var id="xf9rn"></var>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span></cite>
<var id="xf9rn"></var><var id="xf9rn"></var>
<menuitem id="xf9rn"></menuitem>
<var id="xf9rn"><strike id="xf9rn"><listing id="xf9rn"></listing></strike></var>
<del id="xf9rn"><span id="xf9rn"></span></del>
<cite id="xf9rn"><ins id="xf9rn"><video id="xf9rn"></video></ins></cite>
<cite id="xf9rn"><span id="xf9rn"><menuitem id="xf9rn"></menuitem></span></cite>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識別合同風險 化解國際貿易糾紛

“隨著國際貿易環境更趨復雜化和多樣化,企業做好法律風險防范和糾紛應對等工作的重要性更加凸顯。”在日前舉辦的國際貿易常見法律問題和糾紛應對專題講座上,中國貿促會商事法律服務中心法律顧問處副處長唐怡表示,簽訂國際貿易合同過程中,存在很多法律風險,企業需要識別這些風險,并進行規避。

合同交易主體是合同權利義務的最終承擔者,交易主體的身份和信用狀況是交易能否安全順利進行的重要因素。唐怡舉例說,A公司是巴西一家著名的冷凍肉類生產和貿易企業,B公司是位于中國境內的貿易企業。B公司通過代理,與“A公司”網站上的某銷售經理取得聯系并下單。“A公司”向B公司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發送提單、商業發票等全套單據掃描件后,B公司將全款支付給“A公司”賬戶,其后,“A公司”一直未將正本提單寄送給B公司。實際上,“A公司”并非A公司,其銀行賬戶位于美國,電子郵箱、網站均為詐騙網站,提單等單據也系偽造。

還有一種常見的主體風險是未審查中間人是否獲得交易主體合法授權。“某企業A通過中間聯絡人與位于中國香港的企業B簽訂了進口貿易合同,企業A未調查供應商背景、未審核中間人是否有供應商授權。后因該進口產品價格大漲,供應商未能供貨,企業A提起仲裁,要求供應商承擔購買替代品的差價。但是,供應商卻稱從未簽署過合同,也從不知道企業A的存在。”唐怡表示。

此外,陰陽合同也是很重要的風險。唐怡介紹說,某中國公司與中亞某國A公司進行商務溝通,并簽署了貿易合同。雙方簽署合同后,A公司告知中國公司,需要再與其關聯公司B簽訂一份合同,以用于國內清關、進口。兩份合同主體不一樣,管轄權條款、適用法律均不一樣。中國公司以A公司為買家辦理了出口信用保險,但出運單據全部以B公司作為收貨人。后A與B均拒絕支付貨款,信保以存在兩份合同且有爭議為由,要求需獲得法院判決或裁決才予以賠付。中國公司按照第一份合同向A公司提起仲裁,A公司提起管轄權異議。

唐怡建議企業,首先,對合作伙伴進行資信調查??晌袑I渠道調查合作伙伴的存續情況,對首次合作或信用情況存疑的合作伙伴,可要求其提供擔?;蛱嵘A付款比例。對合作伙伴信用狀況進行動態監管(特別注意是否有破產等情況)。其次,準確理解合同條款。了解合同適用法律,理解合同術語,以及各方權利義務。最后,規范合同的簽署、管理和履行。注意審查簽字人的授權范圍,嚴格按照約定的形式變更合同,注意合同履行過程中的表態,特別是已經發生爭議后的表態,以及書面文件的保存。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怎么分辨例假推迟和怀孕_稚嫩学生无码视频_往女同桌屁股眼里注水作文_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_总裁爹地超凶猛_国产亚洲欧洲日韩在线三区